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會史鉤沉

葉至善:民進結緣

發布時間:2020-05-18     來源:會史人物傳略《葉至善》

放大

縮小

  圣陶先生父子1962年一同加入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是由參與民進創建、時任民進中央秘書長、與韜奮先生一起創辦“生活書店”的徐伯昕同志介紹,正式履行了加入民進的手續。

  其實,圣陶先生父子同民進組織有著很深的歷史淵源。早在1946年,他們就參加了上海北站舉行的群眾集會和“六二三”大游行,聲討筆伐,共同參與“反獨裁爭民主”的斗爭。民進的領導層很多是文化出版界人士,都是葉老父子熟識且經常交往的。

  至善先生加入民進后,先是擔任宣傳部副部長,負責民進宣傳方面的工作。后來擔子不斷加重,除父親擅長的文字工作外,還陸續擔任過民進中央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和民進中央名譽副主席等工作。

  至善先生去世后,長期和至善先生在一起工作的陳益群同志在《深深懷念葉至善先生》一文中回憶說:

  勤奮筆耕一生的至善先生積勞成疾,最后終于累倒了,永遠離我們而去了。民進痛失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好領導,我痛失了一位博學謙遜、常能得到教益的好師長。留給我們的是無限的悲痛、無限的思念?!?/p>

  至善先生在擔任民進中央常委、副主席等領導職務期間,他倡導民進工作要踏踏實實,從實際出發,多辦實事。在他的推動下,民進中央舉辦了數期出版講座,培訓了一批社會急需的編輯出版人才;他多次和中學語文教師座談,提倡葉老的“教是為了達到不需要教”的理念,探索改革寫作教學;他積極參政議政,為出版事業和教育事業的發展建言獻策。民進中央的一些重要文件,常送請這位“老編輯”把關,他都細致地用鉛筆密密麻麻進行修改。民進中央籌辦開明出版社,請他主持出版社工作,他運用豐富的出版編輯經驗,把握正確的出版方向,抓住“出什么和不出什么”的關鍵,鮮明地提出“一不虧心,二不虧本”的出版原則,使開明出版社從無到有,穩步發展,并連續數年獲得“全國良好出版社”和“統戰系統優秀出版社”的稱號。

  同樣是民進的老同志毛啟邠在悼念文章《至善兄 您走好》中寫道:

  至善兄長期擔任民進中央的領導工作,當了七、八、九屆副主席,又是第二至五屆全國政協委員,六至九屆常委。他積極參政議政,建言獻策。在他的關心指導下,民進中央曾在政協大會上做了“出版工作要切實為讀者服務”的發言,就出版工作要多出好書,不出壞書提出建議,產生了廣泛的影響。1988年民進中央籌辦開明出版社時,他出任社務委員會主任,以后又任出版社名譽社長,他提出“一不虧心,二不虧本”的出版原則,繼承了老開明書店的精神傳統,可以說是開明出版社的奠基人。至善先生淡薄名利,不事逢迎,最討厭官迷心竅追名逐利之人,反對政治活動搞形式主義那一套,有時還為參加一些不必要開的會議而苦惱,覺得實在是浪費時間。

  我與至善兄論交近半個世紀,昔日在民進工作期間,與他時有會晤,每逢民進開歷次大會,我起草好的文件,往往由他作最后潤飾。他是語文專家,多半是盡量順著思路改,保留原文,作適當刪節和調整。經過他的精心修改,文章讀起來就順口流暢多了。

  2008年,父親去世一周年。開明出版社出版了紀念集《得失塞翁馬 襟懷孺子牛----葉至善先生紀念集》。他們特意請當時在任的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同志為書寫序,嘉璐同志欣然提筆,深情地寫下了《靜靜的追思》一文。文中回憶說:

  記得他在1988年民進代表會議上當選副主席后作了簡短致辭,說:謝謝大家對我的信任。我希望我的當選是因為我自己在民進工作的情況,大家認為我稱職,而不要有任何別的原因?!安灰驗槲腋赣H的緣故”;“我盡心不盡心,稱職不稱職,要在以后的工作中看?!彼麖膩硎遣恢v話則已,講就講真話、實話。那天,他依然不用稿子,慢聲細語,但是上面這番話,在代表們聽來卻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自然博得了全場的熱烈鼓掌。十年了,當時的情景猶如發生于昨日……

  他如葉老一樣,是個樸實得不能再樸實的人。衣著樸實,生活樸實,文章樸實,說話樸實——站在他面前,再遠離奢華的人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浮躁了?!?/p>

  在他擔任副主席期間,確實是盡了心盡了職的。所有工作會議和其他需他到場的活動他從不缺席,會上有意見就直言,無則沉默;講話直白無飾,卻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踏實,透亮,意味深長?!?/p>

  民進的有些會議,特別是較大型的會,是要住在開會的地方的,但對老先生們并不這樣要求。俗話說“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么。而至善老總是和大家同起居,除了關心會務,也是為了能和大家,特別是和他的同齡同好者多聚聚,多聊聊。用餐時是他廣泛接觸朋友的最佳時間。他和張志公先生、楚老和機關里的一些老同志總會自動坐在一起,開一瓶他們中不知哪位帶來的酒,邊聊邊飲。他們有說不完的話,最健談的是楚老,其次是志公先生,而至善老卻較寡言,總是興味盎然地聽著。他們那一桌是“全開放型”的,除他們幾位是固定成員,其他座位則是“流水席”——凡能喝一口的,都愿意來此坐一坐以便聽一聽長者們酒后說出的“真經”。我也是常湊過去抿上一兩口的人之一。我的酒量也就止于一兩口,但是志公先生“認定”我能喝,楚老也總在一旁鼓動,所以我總不敢侍坐終席。聽前輩們“海聊”文化、教育、出版、歷史、詩詞、音樂、文壇掌故、民進的和自己的往事……扯到哪兒算哪兒,確實是一種享受?!?/p>

  至善先生所住的平房年久失修,取暖不足。一冬天他都必須身著厚厚的毛衣和羽絨服伏案工作,足不出屋。為了重編《葉圣陶集》,寫《父親長長的一生》,他就這樣日復一日,冬復一冬地和陽光、和新鮮空氣遠離了,不能不說這是他身體迅速壞下去,特別是導致骨質疏松的原因之一。但是多年了,他從未和人說起,更沒有向誰提出過任何要求。后來知道此事的同仁們極為感慨:50年代,葉圣陶一家把蘇州的祖房都無償地捐獻給了國家,現在至善老住著已經破舊的公房,困難重重,卻始終以厚著身,不出門來克服!后來經民進中央的努力,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住房問題終于解決了,但至善老此時已經因多處骨折和多種并發癥住進了醫院。我們去看望他時,有意大聲祝賀他:出院后就可以住進新居了,陽光充足,室內暖和……他還是以一貫的天真的笑容回答我們,雙唇微動,似乎在說:謝謝!但我們心里不免自責:晚了,晚了好幾年!如果他的居住條件早點改善,也許還可以為后人多留下一些精神遺產?!?/p>

  2006年3月4日,至善先生在北京逝世。有關方面為他寫了生平介紹,開頭是這樣寫的:

  著名的出版家、編輯家、作家,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第六、七、八、九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名譽副主席,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名譽理事長,中國出版工作者學會顧問,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總社編審葉至善同志,因病于2006年3月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

作者:葉小沫 葉永和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14 www.869574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色直播赚钱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广融在线理财平台 北京11选5奖金打法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直播 _百家乐游戏规则 浙江20选5中奖条件 极速快三技巧 雅休配资 白小姐码上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