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名人軼事

柯靈:我要控訴

發布時間:2020-05-25     來源:摘自《柯靈選集》

放大

縮小

  我要抗議,我要控訴!

  中華民國二十八年九月一日,《大美晚報·夜光》編輯朱惺公先生被暗殺了。這是汪精衛最近所施行的恐怖政策的犧牲者,是新聞記者被他所殺害的第一個。

  死者在生前曾經接到過恐嚇信,上海所有不被收買的正直的新聞記者也都接到了。以破壞“和平”相詰責,以支持抗戰為炯戒,這發信者正是汪精衛的忠實的黨徒。但恐嚇所得的反響是一致的輕蔑,堅決的行動。只有朱惺公先生發表了公開信,加以答復和駁斥,于是他招來了恨毒:兩個暴徒挾持著,另一個從容地用手槍抵住他的太陽穴,加以擊殺。事后汪精衛卻命令林柏生出面來替他洗刷血污,還指朱惺公先生為“共產黨式的作者”。─—即使共產黨可以入人于罪,這也是無恥的構陷,朱惺公先生死去了,他的文字還在著的,它們將為殺人者的罪惡作證。

  死者只是一個毫無抵抗力的文人,他只有一支筆,一點對于祖國的忠誠。擁護抗戰到底的政策,反對賣國求榮的“和平”,也許是他的罪證,然而作為一個中國人,他是無辜的,他是清白的!

  不料人心的險毒和卑劣竟至于如此!對以武力侵入我們國土的仇敵奉行“和平”;對自己徒手的愛國的同胞,卻實施暴力。

  對于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政策,還能說什么話呢!假如正義在世間尚可托足,人性還不至淪于末劫,那么即使被殺害者的血匯成洪流,也無從沖淡人們的憎恨─—那不可形容的永久的憎恨。兩年以來,中華民族正傾全力以與敵人搏斗,求生存者,對犧牲決不會吝惜;倘使一個民族的生存,可以毫無代價地取得,這生存也就不足珍惜。但我們不能不承認,朱惺公先生這樣的犧牲是冤屈的。他不死于敵手,卻死于我們的內奸─—侵略者的鷹犬的手里。求仁得仁,他以生命完成了自己的志愿,卻替我們留下了最大的悲憤。不,這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

  原諒我的質直,朱惺公先生生前所發表的文字、所表現的思想,我是很少同意的。對菊吟詩,剖瓜寄慨,那種舊文人的作風,在較為年輕的一代中,怕是也很少同意的吧?尤其是那對于恐嚇者的公開的答復,剖白心跡,表明行徑,對著暗中射來的冷箭,袒胸露腹,毫無隱蔽地挺立于壕塹之上,其實分明可以看出這不是個有謀有勇的戰士,不過是一個梗直的義民罷了。然而他也竟逃不過毒手!從這里我們明白了“和平運動”究竟是什么東西,他們究竟要將中國擺布到什么地步!

  可是讓我們以最大的敬意獻給死者吧,因為他的死,證明從容赴義,畢竟是人類可貴的情操。我們不能不奇怪的是,同是新聞記者,而且是一個副刊編輯的殉難,一周以來,為什么上海各報的副刊上竟沒有一點表示?唇亡齒寒,縱不為公理與正義,也應當為自己吶喊一聲吧??纯础兑构狻分凶x者哀悼的熱烈,我相信投稿者決不會沒有的。敬愛的先生,你們何所為而沉默?尤其是平時慷慨激昂的副刊,《剪影》和《浪花》上動輒罵人為“汪精衛”,比人以“張伯倫”的前進的作家們哪里去了?

  是的,行動勝過語言,戰士在沖殺中未必一定大叫;但誰也無法否認,語言也正是行動的一種。躲在壕塹里是可以的,但他本身必須是戰士。對暴行的噤默,卻是對戰斗的回避。

  我要抗議,我要控訴!

  一九三九年九月七日

作者:柯靈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14 www.869574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色直播赚钱 481任选二中奖规则 pk10软件计划网页版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页版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交易 安徽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技巧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 14032期排列5定位给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