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進藝苑  >  文學

王旭樂:時光

發布時間:2019-11-12  來源:民進銅川市委會

放大

縮小

  這幾天在家里整理東西,打掃衛生,換下了一條舊床單。床單是藍白格子的老粗織布,是結婚時陪嫁的東西,這些年來不管春夏秋冬,晚上睡覺時都貼身鋪著它,夏天身子挨著它不覺得燥熱,冬天身子挨著它不覺得冰冷,一年四季都使人感到舒服熨帖。那天突然發現它已磨損嚴重裂開了一道口子。

  結婚時是家里經濟最拮據之時,我剛上班一年,領著僅僅310元的工資,妹妹正在上大學,弟弟還上高中,家中的來自土地的微薄的收入遠遠不夠支付妹妹和弟弟上學的費用。在那個貧窮的年代,即使是出嫁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曾開口向父母提出任何要求。我把自己的工資全部交給了父母,父母也竭盡所能地為他們的大女兒置辦了一些嫁妝:一輛鳳凰牌自行車、一臺電扇、一臺冰箱(姨媽買的)、三床棉被、一條褥子、兩條床單,還有一些小日常用品,就這樣他們把自己的女兒嫁了。想起當年的父親好像是那樣的悶悶不樂,母親似乎是那樣的郁郁寡歡。當時年輕的自己根本不曾理解父母內心的愛憐與不舍,就那樣義無反顧的成了別人家的媳婦了。

  婚后的生活就是鍋碗瓢盆和柴米油鹽,日子過的簡單平凡。我十幾年如一日地在講臺上耕耘收獲,迎來送往,不爭不搶,風輕云淡;他在一家國企里做銷售,在外面奔波勞累,光陰已染白了他的頭發歲月已催彎了他的脊梁;孩子由一步一搖呀呀學語的小崽子一晃都過了青春的叛逆一晃又高過了我們的頭了,真的想留下一些婚姻的紀念一些成長的紀念的時候,雙手抓住的反倒是一把的空無…時間過的太快了,一晃就二十年了。結婚時父母買的那自行車風扇冰箱陸續都淘汰了,只有那幾床被子那兩條床單還跟隨著我!棉花做的被子蓋了兩床,一床還被收藏在衣柜里,這一條純棉的粗布床單在歲月的磨洗中劃絲裂開了…我用手洗了這條床單,我還想把它補補再鋪在身下。真的喜歡它的嶄新時的粗糙陳舊時綿軟的質感,喜歡它來自田野的陽光氣息和自然的樸素!感謝母親在那么貧窮的歲月里贈予我的這一切,這是我不能給予自己的孩子的禮物,也是自己的孩子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一種來自于原鄉的情愫吧!

  婆婆也是來自農村,結婚前后從未開口向她要過任何東西,那天婆婆來我家送給我一條藍格子粗布床單,她說:你結婚這么些年了沒給我要過東西,自己也沒啥,送你一條織布單子吧!接過婆婆手中的床單,眼淚瞬間溢出了眼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在物質極大豐富的現在,一條床單確實已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了,但是它卻是如此的觸動了我的心弦!母親送給我的床單陪伴了我二十年,婆婆送我的床單再陪我二十年吧!

  (作者系銅川民進耀州區支部會員、耀州中學教師)

作者:王旭樂     責任編輯:邵飛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