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進藝苑  >  文學

馬今:米飯美人

發布時間:2019-11-19  來源:

放大

縮小

  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前,國內可供女孩子化妝的用品還比較單調,那時比較風靡的刮大白式化妝,把女人本應該漂亮粉嫩鮮活的臉蛋用粉底霜和脂粉厚厚實實地遮敝起來,造成一個假面,又常常見到只顧在臉蛋上刮,卻忽略了脖頸的女人,于是這樣的女人就成了茶余飯后女人之間或男人之間的談資笑料。

  我們姐妹三個,大姐最漂亮,也是從小就比較愛美的,自然少不了追趕時尚,常常往臉上擦粉。母親是國字號醫科大學皮膚科的醫生,她最反對大姐在臉上涂脂抹粉”,理由有三:其一是大姐屬油性皮膚,比較容易起粉刺,粉會堵塞毛囊,生更多的粉刺;其二,脂粉對皮膚的刺激性很大,常抹會催化皮膚松馳和衰老;其三,脂粉往往帶色彩,更可能含對皮膚甚或對身體有害的化學物質。但愛美之心最終戰勝了母親的教導,加上下鄉那幾年,把皮膚確實搞壞了,所以大姐還常常擦粉遮掩。結果,皮膚狀況越來越糟。

  后來,某國”的化妝品風靡一時,原因是抹出來的膚色跟瓷器一樣的潔白,大姐也想用,媽媽堅決反對,她認為那些所謂增白的化妝品中,往往含鉛量超標,用久了,會中毒,在皮膚上形成黑色的暗斑。

  因為是油性皮膚,大姐過去還常常喜歡用肥皂或香皂洗臉,用力也比較大。認為這樣才能清潔得比較徹底。后來,大姐到北京旅行結婚,在旅行車上遇到一位“年輕”的阿姨,交談中大姐才知道,這女人其實已經六十多歲了,但看她臉上的皮膚就跟三十多歲人一樣,白里透著紅潤,光滑無暇,相比之下,大姐的眉眼千里挑一,皮膚卻不敢炫耀了。大姐向她討教美膚密訣,那阿姨只回了大姐五個字:用米飯洗臉”。

  還清楚地記得回到家后,大姐講到這件事時的興奮。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我就此記下了這五字秘訣。不過,我那時別說化妝,就是洗臉都不愿意做,每天就用涼水抹一把臉,媽媽常說我是洗貓臉。開始鄭重洗臉差不多是工作之后吧,就想起當年從大姐那里聽來的秘方:從煮好的大米飯里取出一些,團成團,在臉上按著自下往上,從里往外的順序畫圓。飯團要轉過全臉各個部位。很快就會看到白飯團變成“黑色”了,如果飯團比較粘軟還會漿在臉上一些,這可是天然的面膜啊!完工之后,再用清水洗掉就成了。

  結婚后,開始在臉部小施淡妝,但也僅限畫眼影,描描眉,涂口紅,什么粉底霜啊,粉底啊一概未用過,臉上很長一段時間仍跟著媽媽擦最便宜的嬰兒用美加凈,再就是用寶潔公司玉蘭油系列中最便宜的營養霜,30幾元錢一瓶我能用上一年或更久,因為總想不起來用。因為眼部畫了淡妝,所以用飯團洗臉時,在做完其他部位清潔后,要重點做一下眼部清潔。

  久而久之,我總結出了自己的米飯美人”理論:人的皮膚需要護理,但不能過度,男人和嬰兒的皮膚都不太做護理,也很少看哪個男人抹這抹那的,為什么他們的皮膚卻抗蓑老,而女人整天的抹啊,護啊,卻是麻煩不斷。人的皮膚和人性一樣,自然的東西越多,越會顯得美麗迷人。米飯的主要成份是淀粉,是人體最容易吸收的天然成分,很少存在過敏的危險,更不存在化學的污染,其粘性即可以深層清潔又是最好的面膜,是真正適合人天性的東西。”

  有時出差或在外開會,我也會在晚餐時想辦法為自己搞點大米飯,用餐巾紙包好帶回房間。每及此,都會引來一片疑問,于是我就津津樂道地講出我的米飯美人”理論。而每次講完,大家絕對深信不疑,因為她們從開始就非常羨慕我的皮膚。

  現在已經是奔六的女人了,有時也會去美容院享受一下,但我選擇了一家來自新加坡的果菜美容院,這家美容院里有用新鮮的蔬菜,如芹萊苦瓜\黃瓜\胡蘿卜等加麥片調制而成的面膜,芹萊有脫敏的效用,苦瓜去火,黃瓜補水,胡蘿卜美白。這些都是天然的東西,配上美容小姐對頭部頸部的按摸,及適當做做足療,不失是一種放松和保健。但美容院千萬不可頻繁光顧,美容小姐無論怎么推薦其他產品,也不要心動,所以一張48次的美容卡被我用了多年,至今還有剩余。

  如今,面對滿世界飄動的護扶品廣告,我仍然能一笑而過,而我的皮膚仍然能成為讓許多年輕女孩都羨慕的資本,我只想說:做個米飯美人吧!

  還想說:其實米飯美人真正的含義是一種簡單自然的生活狀態!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