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民進藝苑>文學作品

胡軍:朝鮮行

發布時間:2020-06-01     來源:

放大

縮小

  2004年7月下旬原計劃去哈爾濱參加一個學術會議,但聽說遼寧另有個學術會議,并擬組織與會者赴朝鮮考察,于是決定改變原計劃,想去朝鮮看看,畢竟自己從未去過朝鮮啊。讀初中時,魏巍寫的《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曾給我們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至今仍記得此文的第一句話“在朝鮮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東西感動著,我思想感情的潮水像……”。小時侯對朝鮮的記憶是與人民志愿軍打美帝國主義緊密相連的。

  然斗轉星移,世界在此后的幾十年間發生了激烈的變化。在進入了信息化時代之后,地球似乎變小了,仿佛像一個村莊,國家與國家、地區與地區間的交往日益增多。但朝鮮卻至今仍然與世隔絕,像茫茫海洋中的一座孤島。我們對它的了解很少。于是,我內心深處不免對之形成了種種神秘的感覺。

  我們改革開放已二十多年了,聽說朝鮮很像我們文革前的中國。人的記憶是短暫的,有時又很不可靠。重新回到20多年前的中國是不可能了,但去朝鮮一趟也猶如穿過時間隧道,可讓我們再度感受改革開放前的中國,這對大多數的游客而言也是相當的刺激和神秘。

  我們于2004年7月28日傍晚6點多到達丹東。雖是傍晚,夏日落山也應該很晚,但我們到達丹東時,卻陰雨霏霏,霧籠罩著江面,能見度極其低。會議組織者知道我們對朝鮮有著一種強烈的神秘感,在晚飯前即組織我們去江邊乘游船隔岸觀望。由于中朝的邊界線不是在鴨綠江的中央,所以我們的游船可以緊貼著鴨綠江朝鮮的一邊。即便如此,我們也只能看到離江邊十多米遠的情景。我們的好奇心不但一點兒沒滿足,卻反增漲了不少。于是朝鮮對于我們似乎更神秘了。我經常出國,所以異國他鄉對我而言似乎沒有什么神秘的感覺。但朝鮮不一樣,它披著層層面紗,你越想看,越不讓你看。你讓我看,說不定我還不看了呢。但現在卻是,越不讓看,我卻偏要細細地看看。所以朝鮮對我也就越發感到神秘兮兮了。

  29日早,我們一行十幾個人乘坐小公共汽車,通過鴨綠江橋抵達朝鮮的新義州。那邊沒有海關應有的成套設備,下了車就地在室外接受很嚴格的檢查,在潮濕的地面上打開隨身所帶的箱包,等待翻查??諢o一人的公共汽車也沒有逃過嚴格的檢查,檢查人員先上車仔細看過每一座位,接著下車,彎下腰,俯下身,低下頭仔細檢查行李箱及車的底部。上車時,朝鮮方的海關官員手拿我們的護照,站在車門口,讓我們按照他拿著的我們護照的順序排隊,然后逐一上車。確信沒有問題,才準許我們進入朝鮮國土。由于受傳統歷史的教育,我把朝鮮人民當作朋友。中朝兩國人民的友誼不是一般的友誼,它是用鮮血凝結起來的。但這回過關,我卻一點享受不到內心深藏多年的這種真誠的友誼。只好自嘲:我們真是自作多情??!

  但我們還是幸運的。聽說,有一批湖南游客千里迢迢來到朝鮮的海關,卻被無情地擋在海關外,而且不向你提供任何理由,只好打道回府。說不讓你入關,就不讓你入關,你也無可奈何。

  從新義州只有坐火車才能到朝鮮首都平壤,其間要行駛4至5個小時。因為是外賓,所以我們乘坐的火車是較好的那種。但即便是給我們這些“老外”乘坐的火車看上去竟像文革期間穿行于邊陲小鎮或深山老林間的小火車,陳舊、簡陋、骯臟,廁所簡直不能用。更糟糕的是,廁所里統統是坐便,臟得一塌糊涂,所以上廁所成了極其令人頭痛的大事。

  坐火車便于觀看沿地的情況。經常能夠看到的是??吭阼F道邊的火車,窗戶沒有玻璃,車皮外漆由于常年使用而脫落,顯得斑駁破舊,原以為是廢棄不用的車皮,但仔細看里邊卻有人頭攥動,似乎人還不少。于是我們也就知道這就是他們平時乘坐的火車了。

  下午5點多鐘抵達平壤。我們內心深處涌起極大的幸運感。上車前我們這邊的導游告訴我們,在朝鮮火車說停就停。而且一旦停下,就不知要停多長時間。另有人告訴我,在朝鮮三四百公里的路程有時候要走上4或5天。天哪!我真是不敢相信天下還有這樣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樣,平壤卻很美麗。大同江環抱著平壤,在市區蜿蜒穿過。遠處群山起落。平壤市區有200萬人,人均擁有綠地58平方米,有花園城市的美譽。城市的主要街道特別寬敞,似乎有100米寬。我們下榻坐落在大同江上的羊角島上的賓館。此島的形狀酷似羊角,因此稱之為“羊角島”。我們住的賓館也因此叫做“羊角島國際賓館”。

  在朝鮮四天,我們先后參觀過開城、軍事分界線、三八線、高麗博物館、萬景臺、萬壽臺、主體思想紀念塔、中朝友誼塔、妙香山等地方。聽說來朝鮮旅游走的都是這樣的路線。根據慣例,旅游的路線應該由旅游者來決定。我要看什么,不看什么,當然應由我來選擇。但朝鮮之行并不如此。朝方已為我們決定好了旅游線路。比如去妙香山不是去看自然景色,而是參觀“金日成禮品紀念館”和“金正日禮品紀念館”。所以要參觀萬景臺就是因為那是金日成誕生地。我們也曾參觀過“金日成綜合大學”,它是朝鮮最好的大學,我們當然很感興趣。但在那里耽擱的時間最長的是聽講解員講金正日在那里學習的情況。因此朝鮮游是捆綁式的。用我們同行者的話說,朝鮮游實質是對我們進行革命主義教育、黨的歷史的教育。

  在朝鮮游,你不用擔心自己會丟失或迷路。因為每一個旅游團都會配備兩個導游。當然,我們團也不例外。一個是女的,一個是男的。女導游會說漢語,說得相當不錯,而且也不乏幽默。令人不解的是,女導游在介紹那個男導游時說,他不會講漢語,但會講德語。在車上和在車下,一般女導游在前,而那個男導游斷后。一男一女,一前一后,于是我們整個團的行蹤也都在他們的眼皮底下了。在朝鮮的每一個國外旅游團必須配備朝鮮導游,而且必須兩位。其中一位無疑是專職導游,而另一位卻賦有特殊的使命。不會漢語,你為何要混跡于我們之中?他的使命我們是很清楚的。我們因此也不擔心自己會掉隊。只要你離開隊伍十來米遠,導游就會暗示你快跟上隊伍。我就試過一次,故意落在后面,果然導游示意我快跟上。我想他們的意圖恐怕不僅僅是怕我丟失,而是另有深意在。另有一件事情證實了我的看法。與我們一起來朝鮮游的一位哲學教授,早已年過半百,由于旅途顛簸,腰痛不堪忍受,因此提出第二天不能參加我們的集體行動。第二天上車時,除了這位教授我們都準時坐在了車上。但是車卻遲遲不開。后來打聽,才知道,兩位朝鮮導游與我們大部隊在一起,而那位教授單獨一人滯留賓館,無人“照顧”,在那里是絕對不允許的。結果是這位教授硬是被朝鮮導游“請”了出來,忍著疼痛與我們一起出游。

  白天在外游覽,晚上總有些許空閑時間要設法打發。于是我們建議,能否晚間去賓館周圍的市區內轉轉。導游沒有明令禁止,但勸告我們不要走遠,可在賓館附近活動。我們意識到我們的行動事實上是受到限制的。在一個不甚了解的國度內我們不敢擅自活動。我們的活動范圍限制在賓館內、汽車上、旅游區內。我在朝鮮四天,從沒有接觸過導游之外的任何一個朝鮮人。因此朝鮮對我而言,仍然是一個神秘的謎。即便走進朝鮮,你仍然在云霧之中。有一天傍晚我們在一家飯店用餐。飯店就在居民區。用完餐,我們就走出飯店,到附近隨意看看。到了朝鮮總得了解當地人民的生活習慣風俗嘛。于是,有人就在遠處往民居內看看里邊都有哪些家具擺設。有的看不清楚就踮著腳使勁往里看。由于光線暗淡,看不清楚。眼睛好的朋友告訴我們說,屋內沒有什么擺設家具。從外面看,平壤的建筑不錯。由于朝鮮戰爭期間,美帝國主義的狂轟爛炸,平壤被夷為平地。所以平壤市的民居都是戰后建起來的,很是整齊。似乎比前幾年的北京還整齊,沒有所謂的貧民窟。

  不能近看,只能遠觀。朝鮮人似乎高個兒的不多,我從車上向兩邊看,他們臉色凝重,不茍言笑。在城市里步行者居多,也有少數的騎著自行車。有一次,我看到一個騎自行車的青年,穿著體恤,背面寫著“新北京新奧運”,感到異常的親切。

  朝鮮是很封閉的,但任何事情都會發生變化,朝鮮也在變。如緊靠丹東市的新義州被辟為經濟開發區,沿途經過時可以看到有擺地攤的,有開小商店的,有的地方正在大興土木。據說那個地方,有的人一年的收入好的能夠達到4至5萬人民幣,還有更多的。就是在平壤也有沖破封閉的舉動。我們下榻的羊角島國際賓館就是由法國人出資建造、由朝鮮人管理的。這樣的四星級賓館在朝鮮據說有三座,除了羊角島國際賓館外還有高麗飯店、妙香山賓館,都相當的現代化。我住的羊角島賓館就高達47層。就是在北京高達47層的賓館似乎也不多見。這表明朝鮮也在悄悄地發生變化。

  更另人吃驚的是,在平壤居然還有賭博。當然一般的朝鮮人是堅決不讓賭的。就是讓賭,他們也不可能進入飯店來賭的,理由很簡單,他們還不富有。賭的都是外國來的。朝鮮的邏輯似乎是,外國人墮落是可以的,而且是應該的,而朝鮮人的墮落是不可以,不應該的。就在羊角島賓館的地下就有賭博用的老虎機、輪盤賭及其他賭具,我們的幾位朋友賭了幾次,過了把癮。只是游戲,乘興而來,盡興而歸,也不見他們沉淪墮落。除賭博,還有保鈴球、桑拿、游泳等項目。但所有項目的管理者似乎都是來自中國東北的男女青年。朝鮮人真不怕中國青年在他們的土地上沉淪墮落。

  朝鮮至今仍是農業國家,空氣清新。自然環境得到很好的保護。到處是綠色的田野,綠色的山巒起伏有致。據說妙香山下有金礦,有人建議開發金礦,金日成卻不同意,認為環境保護比經濟建設更為重要。

  無論是乘坐火車還是乘坐汽車,沿途跑上幾個小時,看到的只是莊稼地,而幾乎看不到樹林。是由于糧食不夠,化林地為農田?還是為了備戰的需要,沒有樹林,視野極其開闊,不易躲藏?好像都不是。有人告訴我,原來樹林不少,但為了換取外匯,平地上的樹林砍伐殆盡。

  這里沒有工業化國家的污染、喧囂、浮躁。整個國家顯得十分的寧靜,生活節奏悠閑,公路上很少看得到汽車,也沒有紅綠燈。我們的車在路上暢通無阻。只要車啟動之后,不太會開車的人照樣可以開著車安全地行駛在路上。即使在平壤,機動車也很少,紅綠燈幾乎看不見。由于交通暢通,交通警察也難見蹤影。平壤市有一大景觀,即交通警往往是女性,而且是漂亮的女性擔任。漂亮的女性本來就吸引人的視線,穿上白的制服后更顯精神。難怪在平壤,有的司機故意違反交規,為的是能有機會與漂亮的女交警親近。朝鮮人似乎也不乏生活的幽默感。

  寧靜、悠閑的農業化生活確實令人向往,并富有浪漫氣息。過于寧靜、悠閑卻也顯得沒有生命的活力,缺乏生活的脈動。歷史似乎凝固、終止了?,F在的朝鮮與上世紀60年代的朝鮮好像沒有太大的差距。世界歷史的發展表明,喧囂、緊張、高節奏的工業化進程似乎是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它幾乎走遍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朝鮮除外。它能長久地自外于現代化的進程嗎?中國丹東是邊陲小城,在中國遠不是一個得到高度發展的城市,但朝鮮卻沒有一個城市能趕得上丹東市。

  一個國家或社會要獲得持續高速的發展,就必須在社會控制和充分發揮人民的創造能力之間尋找適度的平衡。過度的社會控制固然會達到國家或社會的穩定,但卻必然會以遏止人們的創造力的充分發揮和社會發展為其代價,其結果只能是國家或社會的停止、倒退和不穩定。當然過度地注重后者,社會可能會失控。由于國內的種種原因,在幾乎達半個世紀的漫長時期內朝鮮是以強大的社會控制而著稱的。金日成去世后,這一局面在朝鮮還在維持著。進入朝鮮你到處能夠看到“21世紀的太陽,金正日將軍萬歲”這樣的標語口號。他們的指導思想仍然是所謂的“主體思維”。這一思維形象地說就是:人民是身體,黨是心臟,而領袖是大腦。人的一切言行當然是由大腦控制著的,而且是由一個特殊的大腦控制著的。我們進入朝鮮前,導游就很認真地告訴我們,在朝鮮無論是在外面或室內千萬不要亂發議論。如果有什么看法,回國后品頭論足也為時不晚。在朝鮮,我們感到相當的壓抑。

  長期壓抑的東西必然會尋找宣泄的渠道。當汽車離開朝鮮到達鴨綠江這一邊的時候,我們都自發地不約而同地高呼“中國萬歲”。

  剛到丹東時沒有感到丹東的繁榮與富庶,但回來的一瞬間我們都強烈地感覺到丹東市的繁榮與富庶。

  在朝鮮浮光掠影四天,又由于種種限制,我對朝鮮只有皮毛的接觸。所以,朝鮮對我而言依然是神秘的國度,而且比我赴朝鮮前顯得更為的神秘。

 ?。ㄗ髡撸汉?,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學位委員會委員、人文學部委員、北京市哲學學會名譽會長、中國創新戰略委員會主任、曾任民進中央文化藝術委員會主任等。發表專著10部、合著5部、譯著1部、發表學術論文193篇。)

作者:     責任編輯:zhangyu
Copyright 1996 - 2014 www.869574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色直播赚钱 贵州省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安徽快三有多少种玩法 股票分析怎么写 九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福建快3第49 湖北30选5中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识推荐卓信宝 双色球042期 最好的免费炒股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