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瀏覽  >  開明視點

張俊偉:振興東北應重點從五方面著力

發布時間:2019-11-21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放大

縮小

  改革開放以來,東北經濟兩次成為熱點話題。一是上世紀90年代,由于國家調整發展戰略、推行對外開放以及自身市場化改革滯后等因素影響,東北經濟運行面臨嚴重困難。二是2012年以來,由于發展階段改變,重化工業“黃金十年”過去,東北經濟再次陷入困境;尤其受林毅夫研究團隊2017年8月發布的“吉林報告”的激發,社會曾掀起一輪有關東北振興的熱烈討論。討論各方見仁見智,極大地豐富了社會對“東北經濟塌陷”的理解。即便如此,在振興東北這個話題上,目前仍缺乏明確、具有包容性的理論分析框架和行動路線圖。

  東北振興應避免三大誤區

  一是過分強調制造業、忽視第三產業的誤區。東北是老工業基地,工業企業多,歷史包袱重,問題表現也最典型。長期以來,人們提起東北振興,潛意識里都會把其與振興當地的制造業劃上等號;而近年來有關方面對發展實體經濟的強調,更強化了上述認識。振興東北當然要振興當地的制造業,但如果僅僅把眼光局限在制造業上,則會犯“以偏概全”的錯誤。

  當前,我國經濟運行面臨下行壓力,汽車、手機銷量已連續十多個月呈現負增長。汽車是工業化后期發展階段的代表性產品,手機則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信息化和“互聯網+”。汽車、手機銷量出現明顯下滑,預示著我國工業化發展、信息化發展,乃至新型工業化進程已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從全國情況看,2018年我國二三產業占GDP的比重分別為40.7%和52.2%,占就業人口的比重分別為27.6%和46.3%。預計到2020年,第三產業占全國就業人口的比重也將達到50%。東北的情況也大體相似。按照西方學者的標準,我們將很快跨入后工業化社會的門檻。在第三產業成為經濟增長主要源泉、就業吸納絕對主力的情況下,我們要想使東北振興真正取得成效,就必須把工作重心放到加快發展第三產業上。特別是金融、會計、法律、管理咨詢、工業設計、信息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都是制造業深入發展、社會分工更加細化的結果,鼓勵發展服務業和振興制造業并不矛盾。

  二是忽視市場機制決定性作用,政府“越俎代庖”的誤區。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新挑戰,東北各級政府、企業乃至民眾都比較焦慮,都希望中央、省里、市里提出明確的路線圖,推出強有力的舉措;在此基礎上,通過凝神聚力,不折不扣地落實上級指示,一舉擺脫被動局面。有這種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不現實的,其背后仍然是計劃經濟思維在作祟。但現實情況是我們處于市場經濟環境之下。大家都在講高質量發展,從經濟學角度理解,高質量發展是我國工業化進入后期發展階段,“人口紅利”快速消失的客觀結果。在勞動人口逐年下降的背景下發展經濟,只能在提高勞動生產率上下功夫,為此有兩種思路:一是延續既有的發展路徑,依托大量投資來提高人均資本占有率;二是走內涵式發展道路,通過盤活存量以提高資源使用效率。從現實情況看,前一條發展路徑已遭遇瓶頸,面臨重重困難,難以為繼;而后一條發展路徑則因為我國存在普遍的生產過剩而前景廣闊。應該看到,所有的生產要素(人力、機器設備、知識技能、企業管理等)都是具體的、專業化的,重組生產要素、向社會提供更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的過程,不是用標準化的磚頭壘長城,而是用七巧板去拼出美麗的圖案。這個過程注定是分散的、反復試錯的過程,注定是市場機制發揮決定性作用的過程。

  中國人民大學張可云教授曾把東北經濟塌陷的本質歸結為“蕭條病”,其根源是隨著經濟發展,東北地區主導產業趨于成熟甚至陷入衰退,但由于受特定的經濟社會結構制約,新的替代性產業卻遲遲未能發展起來。因此,振興東北不能重蹈欠發達地區產業梯度發展的路子,而應該從產業轉型的案例中汲取靈感。德國魯爾區、美國底特律乃至國內一些老工業基地轉型發展的歷程充分表明:接續產業的培育都是基于一個地區既有的產業基礎、專業知識儲備和社會資本積累之上的,接續產業的發展壯大是微觀經濟主體積極探索,市場選擇持續演進的結果。在振興東北過程中,過分強調政府的集中決策、強力干預,只會導致政府替代市場,阻礙市場機制發揮應有的作用;從長期看,這也是得不償失、不可持續的。

  三是迷信市場萬能,政府“裹足不前”的誤區。不久前,“拯救沈陽機床”報道,介紹了沈陽機床廠探索產業升級,最后卻歸于失敗的故事。這個故事很悲壯,也警醒我們:企業管理、經營戰略、技術研發、產品市場定位對于企業成功至關重要;產業生態、技術演進路徑、企業間競爭合作對于產業振興至關重要。現在,大家都在講改善營商環境以激發市場經濟的活力。很多人的理解是,只要為企業創造良好外部條件,一切交給市場,充分讓市場發揮作用,就萬事大吉了。但問題在于,如何定義好的營商環境。是消極定義,側重于消除阻礙市場經濟順暢運轉的障礙;還是積極定義,主動塑造好的市場結構,使市場運行更有效率?按照前者的定義,政府工作的著眼點主要是完善市場機制,具體包括:把國有企業塑造為真正的市場主體,進一步厘清政企、銀企關系;完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消除人員流動的障礙;建立多層次金融市場體系,加強金融監管,消除資金流動的障礙;完善土地管理制度,提高土地資源利用效率;推行負面清單管理,降低市場運行成本等;而按照后者的定義,政府角色除了上述內容之外,還應該包括提升政府服務,實施產業政策、區域政策、競爭政策。具體到東北地區,政府還應建立緩沖機制以減輕產業轉型帶來的經濟和社會震蕩。

  近年來,隨著市場、技術和管理理論的發展,企業經營模式、產業經濟模式不斷推陳出新,價值鏈管理、生產(服務)外包、產業集群、平臺經濟、產業生態等概念層出不窮,從不同角度深刻揭示了現代經濟在微觀和中觀層次的運行機制。邁克·波特曾指出,政府可以通過影響決定國家(地區)競爭優勢的各個因素來塑造、提升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競爭優勢。同樣,在深刻把握經濟運行機制的基礎上,政府也可以借助精準的干預措施(如產業政策、競爭政策、研發政策等)來加快東北經濟振興的步伐。這也再次表明:東北振興絕不是通常意義上加大政府扶持力度,多給幾項政策,多給幾個大項目、大工程(甚至多放幾個重點實驗室)就能輕易實現的。

  振興東北應從五方面著力

  振興東北,需要避開“以偏概全”的誤區、“越俎代庖”的誤區和“裹足不前”的誤區;振興東北,政府不僅要“有所作為”,更要“精準施策”。具體而言,可以在如下幾方面著力。

  一是深化改革,完善市場機制。具體如:優化國有資本布局,加快國有資本從競爭性領域退出步伐,并以此為契機推動國有(國有控股)企業剝離非核心業務;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積極發展員工持股計劃,完善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和激勵約束機制;強化債權人保護、加快“僵尸企業”退出步伐,以盤活經濟存量資源,使銀行、政府、企業職工都能輕裝前進;加強市場監管,保護知識產權,維護公平競爭秩序;加快解決外來人口住房、子女教育和社會保障問題,消除人口流動障礙;發展多層次金融市場,更好滿足企業、居民多方面的金融需求;增強土地管理靈活性,提高土地資源使用效率等。

  二是擴大開放,激發經濟活力。擴大開放,不僅包括對外開放,也包括對內開放。所謂對外開放,就是認真落實國家對外開放的政策,甚至爭取先行先試的試點機會,吸引外資進入以前國家限制進入的領域,為汽車、機械、金融、娛樂、旅游等產業發展注入新的活力;就是深化東北亞經濟合作,鼓勵產品出口、鼓勵企業“走出去”,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提升國際爭力。所謂對內開放,就是按照“競爭中性”原則,認真落實不同所有制企業之間的平等待遇,消除民間企業在市場準入、資金獲得、政府采購等領域面臨的有形或無形障礙;就是加強區域交流與合作,吸引東部沿海地區、中西部地區資金來東北投資創業;就是企業加強產業鏈管理,強化內部競爭以提高產業鏈的靈活性和效率;就是深化基礎產業、公共服務領域改革,在更多環節、更多領域引入競爭。

  三是“以人為本”,加快轉變發展方式。首先,要轉變觀念。東北地區思想相對“保守”,是計劃經濟和“流水線”作業生產方式長期影響的結果。目前上述兩條因素都已經發生重大變化,應當適時在東北地區發起一輪“思想解放”運動,大力弘揚民主法治、公平競爭、誠實守信的理念,培養獨立的人格和個人精神,以提高全社會的活躍度。其次,要把打造投資硬環境和改善投資軟環境有機結合起來,把“引資”和“引智”有機結合起來,把被動接受產業轉移和主動培育新興產業有機結合起來,切實轉變發展方式。再次,則要淡化GDP考核,突出就業、民生、營商環境在政府考核體系中的作用,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的步伐。

  四是大力培育產業集群,引導地區經濟做出特色。近年來,東北地區在轉型升級方面取得顯著進展,像智能裝備、冰雪旅游、綠色健康、醫藥等均呈現良好發展態勢。但總的看,上述產業競爭優勢不夠鮮明,潛力挖掘空間還很大、經濟社會效益有待進一步提升。需要運用“產業集群”思維提高產業密集度、完善公共服務、改善區域營商環境,推動新經濟增長點做優、做強、做出特色。具體如:在國有企業“瘦身健體”的前提下,引導大企業向產業平臺、標準提供者、系統集成商轉型,小企業走“專而精”的發展道路,從而形成企業間合理分工;要加強對老舊工廠設施改造利用,貼近生產基地打造創業空間和創新平臺;要吸引多樣化企業入駐,夯實區域產業基礎;要以企業為龍頭,強化產、學、研結合,加快知識的生產和推廣;要完善無形資產定價,鼓勵創新創業;要提升政府公共服務,幫助企業解決市場、資金、技術等方面的問題。

  五是充分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作用。中財委第五次會議研究區域協調發展,明確提出要充分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作用。中心城市與郊區城鎮、城市群的發展,是城市化深入發展的結果,其產業分工也是市場力量發揮作用的結果。圍繞發揮市場機制的決定性作用、推動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發展的議題,中財委會議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決定,如完善土地管理制度、加快養老金制度改革、深化區域合作機制等。東北地區需要深入領會中央精神,把中央決策落到實處。

  (作者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員,民進中央參政議政特邀研究員)

作者:張俊偉     責任編輯:張禹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