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天藍了高興,風來了也高興

發布時間:2019-12-17  來源:《人民政協報》2019年12月17日08版-委員故事

放大

縮小

  ◆魯修祿簡介: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廣東省委會主委,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廳長。

?

  心路·心語

  ■奔波

  15年間參與推動了港珠澳大橋、珠澳蓮花大橋、珠海機場、珠海港口、珠海航空航天博覽會等重大項目的論證、協調、報批和開工建設。當年一趟趟跑北京和廣州,無數次向有關部門爭取重大項目報批、匯報項目進度,魯修祿從來不計較“該不該我去”。

  ■叫停

  在東莞的一年多里,這位會刷朋友圈了解哪里內澇、哪里污染的副市長,為了公共利益曾多次在規劃會上叫停規劃,給東莞人留下了實干親民的印象。

  ■好好干

  “在我看來,組織上交付的任務沒有‘好干’和‘不好干’之分?!濒斝薜摵V信實干。在他看來,“好好干”遠比“好干”重要得多。

  ■關系

  “我們不是對立的關系?!痹隰斝薜摰睦砟钪?,落實環保責任不是讓企業無路可走,而是要讓他們更好地生存發展。

  ■愿望

  這位一貫“涵容以待人、恬淡以處世”的廳長,每天的心情會因空氣質量高低而起伏,“天藍了高興,風來了也高興”。而每晚臨睡前,除了一歲多的小孫女的照片,魯修祿必看的還有全省18個地表水攻堅斷面水質日報上的數據。

  ■使命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歷史使命,我們要做的就是改善環境質量,為未來發展打下堅實基礎,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

?

?

  “有機會面對面地獲知政府部門的發展思路,對于消除政企間誤會十分有意義。作為企業,我們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參與到這種活動之中。為我們省生態環保廳點贊!”

  11月11日中午1點,正準備吃午飯的魯修祿拿起了餐盤前閃爍的手機,看到了這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

  半小時前,廣東省生態環境廳聯合省工信廳、商務廳等單位舉行的服務企業面對面座談會剛剛結束,60多家外企、民企負責人直陳訴求,現場的笑聲和掌聲證明了大家的收獲。會議結束前,魯修祿現場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碼,大聲念了兩遍。

  放下手機20分鐘后,魯修祿的午餐時間結束,他必須馬上返回廳里。那邊,同事們正等著他研究一份匯報材料。兩天后,省長馬興瑞主持召開了省政府常務會議,研究部署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等工作,決策參考的正是魯修祿的匯報。

  “我很幸運,趕上了‘最好的時代’”

  如果沒有1978年的那場大變革,生長在洪湖岸邊的小鎮少年魯修祿的人生可能會畫出另外一條軌跡?;蛟S,他會接了父親的班去鎮供銷社,多年后因為同樣“一口清”“一抓準”的本事為人稱道。

  湖北洪湖,因一曲“洪湖水浪打浪”名揚全中國的紅色革命根據地。在那個叫府場的小鎮上,有魯修祿最美的兒時記憶。至今,他仍記得飛奔在故鄉青石板路上的那種感覺——看似堅硬的大青石,有跌倒也不傷人的溫柔。

  在那個不崇尚讀書的年代,小孩們的主要功課是支農和勤工助學?!?6歲前我什么活兒都干過?!濒斝薜撔ρ?。工地蓋房子,他和同學跑去挖砂、搬磚;鎮上食品廠的點心出爐,他和小伙伴兒拉著平板車往各村的供應點送貨。

  一切經歷都是生命的饋贈。以后的幾十年里,無論身處順境逆境,魯修祿多給人達觀的印象。溯其根源,父母親的堅毅和擔當讓他一生受益。

  在年少的魯修祿的印象里,“文革”10年中,原本受人敬重的父親總是在“住學習班”,這個鎮供銷社骨干因為個性耿直、“不會來事”,一直在“沒完沒了地交代問題”。而每個中國家庭仿佛都有一位無所不能的“超人”母親。在丈夫常年無法回家的情況下,魯修祿的母親竭盡全力給予了孩子們安穩和保護。魯修祿的外祖父是中共地下黨員、革命烈士,曾任赤衛隊隊長,1930年被反動派殺害,犧牲時女兒還未出世。長大后魯修祿才知道母親的堅強從何而來。在那些困苦的日子里,她不曾抱怨,也從未失去希望,靠著做刺繡養活一家人,拉扯著沒讓一個孩子輟學。

  “在我印象里,她從來沒有在夜里一兩點前睡過覺,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又起來勞作?!蹦赣H的手藝在鎮上數一數二,在魯修祿的心中,昏黃的煤油燈下,母親埋頭刺繡的剪影是他這一生見過最美的圖景。

  無論歷史如何給那段歲月作注解,魯修祿對那段經歷有著溫暖的記憶。

  “我很幸運,趕上了‘最好的時代’?!?978年,和整個國家民族一起,魯修祿的命運因著改革開放的巨變迎來了轉折。在“好好讀了一年書”后,16歲的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武漢水運工程學院船舶設計專業?!澳悄暌幌抡惺樟藘蓪玫膶W生,學校的宿舍都不夠住了?!濒斝薜摶貞?,那是個歷經艱辛終于得到改變命運的機會的幸運群體,人們普遍有“知識饑渴癥”,對待失而復得的讀書機會格外珍惜。

  77、78級大學生在中國改革開放歷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其影響和作為,在之后的歲月中都顯現了出來。成長受益于改革開放,同樣在之后投身社會的30多年間,魯修祿也一路與改革同行。

  1982年,大學畢業后的魯修祿被分配到了交通部長江航運科學研究所,此后的10余年間,他見證并親自參與了我國交通領域尤其是內河航運的改革。無論是參與船舶試驗基地的建設,還是傾力將《中國河運》雜志辦得有聲有色,魯修祿給人留下了扎實肯干的印象。

  “我們這代人干工作從不講條件,只怕做得不夠?!痹S是因為經歷過特殊的年代,魯修祿和他的同齡人身上都有著一種“等不得、坐不住”的緊迫感,那是奮斗者的共鳴,也是時代賦予一代人的特殊使命。

作者:王慧峰     責任編輯:葉煒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