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出世入世之間的趙樸老

發布時間:2019-12-27  來源:摘自《世紀》雜志2019年第6期

放大

縮小

  論書法藝術,就不能不提到趙樸初先生,人稱他“趙樸老”,或“樸老”,以示尊重。他的字娟秀莊重,無人能及,和啟功先生是一路風格,但與沙老(沙孟海)的字是不同風格。全國寺院匾額,一大半以上是樸老揮毫的,他的字端莊又飄逸,大字厚重秀美,知道什么地方下粗筆什么地方下細筆,有一股禪意,人稱他的書法有“顏柳的筋骨,東坡的娟秀”。一句話,我認為他的字是“娟”,但又不媚。

  趙樸老早年從事慈善事業,也參加過救亡運動,在上世紀20年代,他作為居士,參與組織上海佛教協會,他當時是秘書,穿梭于許多名人之間。先祖母告訴我趙樸老與我家交往很深,經常為先祖父辦點事,跑跑腿……他的夫人汪棣華,也是居士,都住在靜安寺后面的覺園。先祖父對佛學很有研究,一度擔任過上海佛教協會會長,想必與樸老是相識的,先祖母與樸老夫人則成了閨密。人稱汪棣華為“汪小姐”,她會相面算命,也以這為職業,很有點名氣。有一次她見到我們一個熟人,對他說:“你今天要大難臨頭了!”那人大吃一驚,趕快坐火車回老家,結果他一下火車就被捕了。因為他在老家當過警察局長。有一年我寒假回蘇州家中過年,汪小姐來訪賀年,先祖母牽了我小手去會見汪小姐,她看了我一眼,對我祖母說:“老太太得罪了,這小孫兒命相不好!”先祖母說:“坦說無妨!”于是她說:“這孩子命中注定,四十歲之前要受苦,所求不應!他要過了四十才會有好運!”這一切我記憶猶新,而且都被她說對了。

  與其說趙樸老是書法家、社會活動家、慈善家、佛學家……不如說是個政治家。他游走于“出世”與“入世” 之間,觀天識象,實在是有大智慧。他的長相,也有仙氣,似笑非笑,眼開眼閉,似聽非聽,神秘莫測,如同一尊羅漢。

  因為我們兩家為世交,他視我為后輩,在他北京寓所,他親教我怎么膜拜,跟我講解佛經,說只要熟讀《金剛經》足矣。我也少不了向他求墨寶,包括為上海華山醫院題院名。他夫人陳邦織女土也從來不加干涉,不像上其他有名望人家去,他們的太太都像防賊一樣防外面人來“搶劫”。樸老夫人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就與樸老起共事了,但她竟是中共地下黨成員,真不可思議!

  有一次我到上海延安西路鎮寧路口的佛教會館去看樸老,那天他沒有戴助聽器,與我娓娓長談。我驚訝地問:“能聽清楚嗎?”他說:“聽得清,聽得清。我戴助聽器,可以裝聾作啞,把一切不想聽的,當作聽不見而已!”啊真是大智慧!無怪他能創作《寬心謠》,“愁也一天,喜也一天”,“不是神仙,勝似神仙”,透徹辯證,有出世之想,有入世之念,進一步與退一步,均天闊地寬。真如星云法師所言,佛教就是人教!樸老親撰的《佛教常識答問》也是講了這些樸素的道理。他勉勵我的也是首先要我入世,要有所作為。他在我的紀念冊中題寫了:

  善繼先人之志業,大弘家學于來今

  一九八九年六月題贈

  念馳同志

  趙樸初(印章)

  也是勉勵人首先要有所作為,但人世難以事事如意,如果不成功,“大也舒坦,小也舒坦”。

作者:章念馳     責任編輯:張歌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