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民初浙江的鹽務整頓淺識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開明》2019年第3期

放大

縮小

  民國二年正月七日臨時大總統發布命令,指出“鹽務為國家歲入大宗。應自民國二年一月份起,??畲鎯?,無論何事概不得挪移動用”??梢婝}稅一項,事關重大。

  那么民初的鹽稅現狀,又是怎樣的一番情形呢?在大總統命令中提到“自軍興以來,省自為政。始則因兵餉不足,扣留鹽款;繼則以意見參差,破壞鹽法”。更有甚者“各處失職鹽員,無業駔儈,又復購私通利”。所以“鞏固現值,整頓財政,當以鹽務為先”。

  那么作為產鹽大省的浙江,整頓鹽務的情形,又是如何呢?1912年3月至1913年11月,任職只一年多的浙江鹽運使張栩,正趕上鹽務整頓的開始實施。張栩任浙江鹽運使后,第一步就是強調“干部隊伍”的整頓。他在《鹽務各員條陳意見文》中令:“照得行政以得人為先,任官以擇賢為本,尤貴才識兼優。庶幾裕課疏銷,得免措施失當?,F查兩浙鹽務法制,備極參差。尤光復以來,綱紀尤形紊亂……”所以他主張整頓組織,精干官員為首要。那么第二步又怎樣走呢?他在《呈財政部具擬整頓余岱溫臺產銷情形》中,向上級匯報浙匯鹽務整頓的情形。而這紙匯報中,可清楚了解浙江鹽務的當前形勢及整頓的具體運作。張栩認為“鹽場收入之多寡,視乎運銷之衰旺,視乎官私之銷長”,所以他提出“欲探官私盈虛之消息,必先調查場產”。這就成了整頓鹽務的當務之急。他說“運使蒞任之初,即派委員分別調查各產地,沿海二十余場”。浙江鹽務集中在沿海一帶,共有二十余場,首推“余岱”、“溫處”。

  以余姚為例:“兩浙產鹽之地,首堆余姚。余姚處寧紹之交,沿海九十余里,盛產鹵汁,運銷兩浙各場,煎煮成鹽。余姚者,實兩浙鹽業之根本地也。就地居民不事耕種,而以曬鹽為唯(編者注:唯)一事業。有板戶三千五百余家。歲產鹽額約12000余萬斤”,“至于私板之鹽,年產數約6600萬斤,無人收買。類皆勾連梟匪,散銷于各腹地。一航渡??傻旨嗡?。片帆上沂直達微廣。私銷侵權不可收拾,每年短課侵銷為數之巨。茍非酌量收賣,嚴加取締,不足杜絕私源,而保課稅”。這就是急宜整頓余姚鹽務的原因。而溫處鹽務的情形又是怎樣呢?“前因場鹽不足,兼恃閩鹽私”。就是說,這個弊端“無如習久弊深,反客為主”。而自己每年產鹽七千萬斤,銷不過一千八百萬斤。因此溫處鹽務,“遂致場私日積日多,銷數年銷年減”。就稅收而論,“商包時,每斤鹽課厘六文,每年課收約十一萬?,F在每斤鹽課厘十六文,每年課收不足二十萬”。這也是溫處鹽務急于整頓的原因所在。整頓的步驟,余岱兩處,“先從巰浚銷路入手,銷路暢通,而后國課可增加。溫臺兩處“先從清查場產入手,產數確,而后銷數有把握”。

  鹽運使張栩分析了浙江的當前形勢,整頓鹽務無用置疑,更是刻不容緩。不久就發布了《兩浙鹽運使張令》,令中明確提出:“照得引銷之衰旺,視巡務之嚴馳為轉移。故緝私一項,關于鹽政至為重要”。并具體地提出了,“除所有緝獲,隨時呈報外,并另行編造《巡緝日記》一種”。如果“倘有任意妄填,事非實在。一經察覺,立予撤職”。鹽運使又發《布告》,告知鹽務人員:“照得鄰省戰爭未靖,謠傳所至風鶴并驚。不逞之徒乘此時機,竟敢伙販私鹽。結隊成群,到處灑賣。甚至持械拒捕,置刑章于不顧?!獱柕软氈?,浙省安靖如常,凡屬販私罪犯,均照舊章辦理——幸勿以身試法,致貽噬臍之悔。除令飭場、所、局、卡及地方、營、縣,認真嚴緝外,特此布告”。溫處鹽稅總局遵照省鹽運使的命令和意見,也步具運作:發布了《溫處鹽稅總局布告——第一號》?!啊畲送?,各場、所、局、卡分別遵照外,合行布告該商販、伢戶、灶丁、鹽民一體知悉……倘有販私作偽,以及違反命令等情,本局長惟有分別重輕,量予懲罰。情節較重者,立即移送法庭,按律懲治,決不寬縱。其各凜遵……”。同時,溫處鹽稅總局頒布了《使用印花單規則》,目的是“杜絕私鹽之旨趣”。溫處鹽稅總局的動作,不僅僅如此,還有一則《巡緝令》更能說明問題。令中說:“照得近日高岙一帶閩鹽充斥,私販逾嶺者日有聞。若任違法營私,非所以重緝務也。為此除將高岙陸路緝私,另行編制外,先行令知該官帶速派巡緝。烏牛至新橋一帶,一面轉飭五號管駕,由楠溪港進巡,清水浦雙與兜拿。務使鹽梟、私販不至漏網。切切此令”。這份巡緝令實在詳細,十分具體地勾勒了鹽務的巡緝情狀。這些舉措都是鹽務整頓的內涵,也是各級鹽務整頓重點。鹽務整頓中,曾有人組織公司銷售閩鹽。但浙江“以實行民制、官收、商賣之政策”,它與官收相違背,此路不通。因此浙江的鹽務格局,就是“民制”“官收”“商賣”三大步。兩浙鹽運使張栩著手的鹽務整頓結果應該說大有成效,就以溫處鹽稅總局為例來說吧。例如溫處鹽稅總局的《日志》中,民國二年二月二十二號記有:“呈解鹽運使鹽稅銀元,請飭收即發批迴備案由。二萬三千二百八十六元七角零厘”。再從《日志》逐條查找,不難發現鹽稅總局竟是一個“財政國庫”。各個行政部門或事業單位,都從它那兒支錢。如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就有“第十地方法院顧元丙咨請領給二月份經費由。九百四十元”;“第十地方檢事廳宋孟年咨請二月分經費由。八百二十二元”;“永嘉縣法院趙麟咨請二月分經費由。九百八十二元”。又如四月十一號:“溫州師范學校請領三月分篰鹽公費五元四角二厘,并提撥費四十四元。領附”。其余不再引摘,而這些引摘不難看出鹽稅總局的功能。鹽稅總局不僅有財政的支付功能,又有借貸業務。例如二年四月十號有:“瑞安縣知事金熙咨解去年借洋兩千元由。解批附”。

  鹽鐵為國家專利,是財政的重要來源,誰敢小覷!新的政權初立,整頓鹽務就首當其沖。我的謬論及短視望方家指正。

作者:王如堯     責任編輯:劉政
色直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