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漫談金性堯的筆名唐木、辛屋

發布時間:2020-01-02  來源:澎湃新聞

放大

縮小

  編者按:金性堯,別號星屋,漢族,筆名文載道,浙江定海人,民進會員,當代古典文學家。

  時維丙申臘月,無意中從香港《大公報》看到兩篇署名“辛屋”的文史隨筆《牛皋之死》和《歷史罪人洪承疇》,覺得應是金性堯的佚文。但當時俗務纏身,便只在微博上作一記錄,未作深究。近日適有余暇,在逐篇瀏覽《新民晚報》時,瞥見辛屋也在晚報上現身,深入檢視之后,竟發現自1961年8月23日至1963年3月10日,辛屋共寫過四十篇歷史隨筆,其中談牛皋與洪承疇的隨筆,原載《新民晚報》1963年2月28日、3月10日,分別比港報早十天和九天。前者從題目到內容完全相同,后者原題作“洪承疇該罵”,原文第一節被截去,其余基本一致。原來兩篇文章先是在晚報上刊載,后轉載去香港的,這下終于引起了我的重視。因為兩年前也有過類似的探尋。

  兩年前的某日,得友人宋希於惠告,說某舊書網站不久前拍出一封1982年11月9日金性堯復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王向民的回信。這封信很重要,因談及筆名。另據網上還能搜到的作家王亞平、丁玲的秘書王增如、冰心等人同一時期寫給王的信,內容都圍繞自己的筆名,故可推斷王向民當時“廣發英雄帖”,開展過大范圍的筆名征集工作。

  且看眾人的回信,冰心的那封異常簡練,稱“一向都用‘冰心’筆名,只寫《關于女人》時用‘男士’,此外別無筆名”,倒也干脆利落。而王增如替丁玲的代復信則不那么客氣:“丁玲同志年邁多病,正在抓緊有生之年寫計劃內的文章,實在沒有時間和精力顧及其他。關于她的筆名,她也記不全,還是請您自己費神查找有關書籍和資料為好?!笔盏竭@封信,估計原本有再大的熱情,也會被瞬間澆滅吧。

  與丁玲相比,金性堯的回信在措辭上就要客氣得多,由于先前用過大量筆名,便寫了滿滿兩頁紙,第二頁并附表說明。其中也順帶提及夫人武桂芳的筆名。

  王向民同志:

  手教拜讀。我過去用的筆名估計有三十個以上,有的自己也記不起了,這里茲就較常見的寫奉,其中包括解放后用的(如唐風)、最近還在用的(如魯乙庸)。說是現代作家實甚為慚愧。

  文革前的《新民晚報》(胡澄清同志編副刊時)我曾寫過《詩人詩事》,用的筆名記不起了,你如需要,可翻查。我意思別的名作家盡量多收些,象我這樣的,收七八個也夠了。武桂芳只有用過木圭。

  十分感謝您的盛意。匆匆順頌筆綏。

  金性堯 武桂芳 九日

  按,胡澄清,人稱“阿胡”,是一位資深的報人,編了一輩子副刊。1940年代曾助王雪塵編小報《上海日報》,筆名溫那。1949年7月,追隨唐大郎進入《亦報》社,不久也一同并入新民報社,在“繁花”編輯部組稿有年。等到1982年《新民晚報》復刊,又發揮馀熱,挑大梁,編長篇連載。著作有章回體小說《小刀會英雄傳》《李逵裝官》,筆名青山。

  至于說“文革”前金性堯應胡澄清約稿,替《新民晚報》寫“詩人詩事”專欄事,此前無人說及。經核實,此專欄確實存在,作者署筆名唐木。文章共有八篇,其中七篇集中于1960年1月底至3月中旬連續發表,內容不必細說,臚列篇名便可了解一個大概:《龔定庵己亥雜詩》《陸游參軍》《連昌宮詞的歷史背景》《南宋的蘇州燈市》《皮日休和黃巢》《李賀和音樂》及《〈蜀道難〉的地方色彩》;此外尚有一篇《曹操的短歌行》,則遲至次年10月22日才刊發,也可算是“詩人詩事”的緒余,但因時間相隔過久,專欄名不再印出??偟膩碚f,這批文章篇幅都在千字以上,在晚報算是長篇,故能從容地圍繞諸詩人一生中的重要作品,于夾敘夾議中,傳遞詩作的時代背景及其寫作風格與藝術特色,部分文章,如寫農民起義的那篇《皮日休和黃巢》,并不侈談主義,淡淡地寫去,卻能見出作者的舊學修養與思想底蘊。

  無獨有偶。金性堯在《古籍工作的忌諱》(《博覽群書》1996 年1期)文中,同樣談及上世紀“五十年代后期”,胡澄清約寫專欄,“內容是戲曲舞臺上歷史人物的故事,即為群眾所喜聞樂見的”。具體來說:

作者:祝淳翔     責任編輯:張歌
色直播赚钱